当前位置: 速途网 > 互联网

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
作者: 速途研究院 发布: 谢顺瑶  2018-08-2211:39  来源: 速途研究院 我要评论(0)
标签:针式打印 quc0 葡京在线投注

  音乐市场虽大,但并不适合所有玩家

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在刚过去不久的2月28号,知名音响品牌Sonos在致用户的一封信中提到,由于受市场因素的影响,多米公司已经计划终止多米音乐相关业务的运营,并于2月28号下架服务器,无限期的停运导致在Sonos平台上无法继续使用多米音乐。

  要知道在2016年9月,多米音乐挂牌新三板,作为国内音乐的第一股曾是何等的风光无限。而距挂牌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传出停运的消息,不禁令人感到唏嘘不已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回顾多米音乐的发展,在成立之初版权还未明确之际,其发展可谓是相当的顺利,不同于其它音乐产品从PC端过渡到移动端,多米音乐抓了住移动互联网的浪潮,直接从移动端发展,抢占市场。

  在2014年高峰期,更是有超过2000万的月活,470万的日活跃用户。其页面设计的美观度和良好的音质成了用户钟爱的特色,为多米音乐开辟市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可以说,在没有确定音乐版权前,市场一片模糊混乱之中,各方更多的还是比拼页面设计的美观度和音质,是真正的依靠技术赢取用户芳心来发展的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拥有无数粉丝的产品,如今却不得不走向了停运的结局。

  这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,数字音乐的市场虽大,可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去做。

  一手好牌,却没有打出漂亮的战术

  曾经的多米音乐可是拿的一手好牌,它的创始人是现在映客直播的创始人,在成立多米音乐一年后,即2011年便获得了A8音乐1800万元的A轮融资,此外还引入了明星股东黄渤的加入。

  时隔一年,在2012年又获得了华谊公司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在2014年,继续获得了A8音乐和金昌投资1.4亿元的C轮融资,2015年12月获得了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亿元以上的D轮融资,不到一个月后又拿到了光线传媒6800万的D+轮融资。

  多米的融资之路颇为顺利,还背靠光线、华谊这样的大佬,手持映客14.59%的股份,手握如此好的牌,竟然没有打出漂亮的战术,是归因于买不起的版权还是自身战略上的失误,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被版权压垮还是战略性失误?

  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,为推动建立良好的音乐版权秩序,要求网络音乐公司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,并于7月31日前下线所有未经授权的作品。

  版权政策的推动,让一些没有雄厚资金的小公司变的举步维艰。不仅需要支付高昂的版权费用,而且还要面对与其它音乐公司的竞争。

  对用户来说最看重的一方面就是歌曲资源的丰富度,不必为了听不同音乐去下载不同的APP,这就会形成一种资源越丰富越吸引用户的良性循环,从而对资源不足又没有特色的公司造成了一种很大的压力。

  在盈利方面,愿意花钱买会员的用户现在还占少数。收入远赶不上支付版权的付出,难以盈利致使多米公司不得不选择停止运营。或许没有巨额资金的支持是多米音乐走向下坡路的一个原因,但不会是唯一的原因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据速途研究院《2017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目前数字音乐市场已经形成以腾讯、阿里、网易为阵营的三大派系,可谓都是财大气粗的主。不过,在版权政策下发之前,多米音乐就已经连年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据资料显示,在2014年和2015年,多米公司经营的活动现金净额就已经亏损了3694.26万和9876.38万元。可见前期的营收状况已经为后续的停运埋下了伏笔。

  更有用户吐槽,即使后面没有歌曲版权,能听的歌也一首首下架了,其页面设计也没了当年的魅力,这也是导致用户流失的一大原因。可见,买不起版权是其中一个原因,但并不是唯一的,还与自身经营现状和变现能力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  到了2016年,受版权影响导致歌曲下架,此时多米音乐的月活已经不足900万,日活也不足150万了,已不复当年的辉煌。当然,手中握有的映客股份,也随着宣亚国际终止收购映客而套现失败,持续亏损的多米迫不得已于2018年2月14申请终止挂牌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在刚过去不久的2月28号,知名音响品牌Sonos在致用户的一封信中提到,由于受市场因素的影响,多米公司已经计划终止多米音乐相关业务的运营,并于2月28号下架服务器,无限期的停运导致在Sonos平台上无法继续使用多米音乐。

  要知道在2016年9月,多米音乐挂牌新三板,作为国内音乐的第一股曾是何等的风光无限。而距挂牌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就传出停运的消息,不禁令人感到唏嘘不已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回顾多米音乐的发展,在成立之初版权还未明确之际,其发展可谓是相当的顺利,不同于其它音乐产品从PC端过渡到移动端,多米音乐抓了住移动互联网的浪潮,直接从移动端发展,抢占市场。

  在2014年高峰期,更是有超过2000万的月活,470万的日活跃用户。其页面设计的美观度和良好的音质成了用户钟爱的特色,为多米音乐开辟市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可以说,在没有确定音乐版权前,市场一片模糊混乱之中,各方更多的还是比拼页面设计的美观度和音质,是真正的依靠技术赢取用户芳心来发展的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拥有无数粉丝的产品,如今却不得不走向了停运的结局。

  这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,数字音乐的市场虽大,可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去做。

  一手好牌,却没有打出漂亮的战术

  曾经的多米音乐可是拿的一手好牌,它的创始人是现在映客直播的创始人,在成立多米音乐一年后,即2011年便获得了A8音乐1800万元的A轮融资,此外还引入了明星股东黄渤的加入。

  时隔一年,在2012年又获得了华谊公司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在2014年,继续获得了A8音乐和金昌投资1.4亿元的C轮融资,2015年12月获得了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亿元以上的D轮融资,不到一个月后又拿到了光线传媒6800万的D+轮融资。

  多米的融资之路颇为顺利,还背靠光线、华谊这样的大佬,手持映客14.59%的股份,手握如此好的牌,竟然没有打出漂亮的战术,是归因于买不起的版权还是自身战略上的失误,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被版权压垮还是战略性失误?

  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,为推动建立良好的音乐版权秩序,要求网络音乐公司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,并于7月31日前下线所有未经授权的作品。

  版权政策的推动,让一些没有雄厚资金的小公司变的举步维艰。不仅需要支付高昂的版权费用,而且还要面对与其它音乐公司的竞争。

  对用户来说最看重的一方面就是歌曲资源的丰富度,不必为了听不同音乐去下载不同的APP,这就会形成一种资源越丰富越吸引用户的良性循环,从而对资源不足又没有特色的公司造成了一种很大的压力。

  在盈利方面,愿意花钱买会员的用户现在还占少数。收入远赶不上支付版权的付出,难以盈利致使多米公司不得不选择停止运营。或许没有巨额资金的支持是多米音乐走向下坡路的一个原因,但不会是唯一的原因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据速途研究院《2017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目前数字音乐市场已经形成以腾讯、阿里、网易为阵营的三大派系,可谓都是财大气粗的主。不过,在版权政策下发之前,多米音乐就已经连年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据资料显示,在2014年和2015年,多米公司经营的活动现金净额就已经亏损了3694.26万和9876.38万元。可见前期的营收状况已经为后续的停运埋下了伏笔。

  更有用户吐槽,即使后面没有歌曲版权,能听的歌也一首首下架了,其页面设计也没了当年的魅力,这也是导致用户流失的一大原因。可见,买不起版权是其中一个原因,但并不是唯一的,还与自身经营现状和变现能力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  到了2016年,受版权影响导致歌曲下架,此时多米音乐的月活已经不足900万,日活也不足150万了,已不复当年的辉煌。当然,手中握有的映客股份,也随着宣亚国际终止收购映客而套现失败,持续亏损的多米迫不得已于2018年2月14申请终止挂牌。

  号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,终没能逃脱版权的压力

  多米音乐的关停,或许已经暗示了资本市场的一些规则,市场是有的,而且很大,但并不适合所有人来玩。既然选择了进入市场,那就要做好面对突发事件的准备,一个领域对于不差钱的公司而言能不能笑到最后这说不准,但没钱通常是笑不了多久的,毕竟资本市场靠的就是资本。

速途网探营丨腾讯游戏研发总部成都分公司